杀爱尔兰人等于杀一条狗

 热点专题     |      2019-12-29 14:59

公元十一世纪的爱尔兰拥有统一的语言、宗教、文化与法律。统治阶级通行中古爱尔兰语,这一盖尔语言吸收了其他来自挪威的诺斯人所操“古西诺斯语”的词汇;教会人士通行拉丁语,但其中多数人也喜爱使用中古爱尔兰语。爱尔兰作家和诗人,早在六世纪末·七世纪初便然后开始用爱尔兰语创作了其他诗歌、戏剧、传奇史诗及民间故事。爱尔兰人是阿尔卑斯山脉以北的民族中,最早用我本人的语言创作小量文学作品的。这一文化上的优势地位,在诺曼人入侵爱尔兰后起到了重大的现实作用。

1166年,在爱尔兰内内外部战争中陷入孤立无援境地的伦斯特国王逃往不列颠求援。当他从威尔士带来的诺曼人冒险家陆续登上爱尔兰岛,几十人、四百人、上千人……“诺曼人入侵”就此然后开始了。最高国王为了应对入侵而召集的爱尔兰联军拥有庞大的兵力以及北欧雇佣军的相助,却在6百诺曼骑兵的突袭下被一举击溃。连1千来号诺曼冒险家都打不过,何况对阵于1171年率领4千军队登陆的英王亨利二世呢?

英王亨利二世

爱尔兰统治阶级选则了暂时归顺,然后数个世纪中的多数英王也正如爱尔兰人在归顺前所预计的那样、基本无暇大张旗鼓介入爱尔兰事务。而无论在军事技术还是军事战术上都远远领先于爱尔兰人的诺曼人殖民者,则在英王“投机性封赠”的刺激下疯狂居于土地。英王肯能将某块属于爱尔兰王公贵族的土地赐给殖民者,促使其攻占;肯能在殖民者夺取某块爱尔兰人的土地后,予以事后承认。合法化的殖民侵略把爱尔兰带上了封建化轨道。坚持斗争的爱尔兰贵族虽则一时被逼进西部的偏远荒地,经常的却还是能取得其他军事胜利。

更关键的、说法语的诺曼人最终也拜倒在爱尔兰的文化优势之下。音乐和文学作品掳获了诺曼人的心灵,同凯尔特人·诺斯人不断的通婚淡化了诺曼人的血统。随着改说爱尔兰语、穿着爱尔兰服饰、遵循爱尔兰习俗、给后代取爱尔兰风的名字……又一群侵略者逐步被同化·融合,成了爱尔兰人的一份子。

爱尔兰文化之都—戈尔韦

猜你喜欢